动态

两院“一把手”、区长同时出现在法庭,所为何事?青岛一诉讼案件

[ 时间:2019-11-07 20:49:04 ]

9月27日下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青岛市李沧区人民政府诉被告刘谋生态损害赔偿案。

这也是青岛市首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也是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后山东省首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

此案由一个由三名法官和四名陪审员组成的七人合议庭审理。与以往不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书记兼院长李方敏担任主审法官,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李建新出庭支持起诉,李沧区人民政府负责人张友渔代表原告出庭。

“最高领导人”和两院的区长在同一个法庭出庭并不常见。这个案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陶俊认为,本案是一场生态损害赔偿诉讼,是一种不同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新型诉讼。因此,两院领导人同时出庭,率先处理这一新型案件,这不仅体现了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实施,也体现了对生态环境破坏案件的重视。

李沧区人民政府作为原告,在面对公共生态环境损害时挺身而出,主张通过诉讼,而不仅仅是行政手段进行环境损害赔偿,这表明青岛市环境保护法制的完善和进步,法治政府的建设迈出了一大步!

青岛可以率先在山东省引进先例,这也是推进法治政府建设的有益实践,必将积累宝贵经验。从这个角度来看,本案是青岛乃至山东司法改革和法治政府建设的里程碑事件,具有标杆意义。

案例审查

经审理发现,2018年5月至2018年7月,被告刘谋为了谋取利益,为他人处理含油废水,通过位于李沧区的青岛海水淡化公司北墙外的排水管倾倒废油八次,总量约160吨,最终流入娄山河,严重危害生态环境。

2018年9月26日,青岛市生态环境局李沧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刘处以罚款。

2018年11月21日,青岛市人民政府规定,各区(市)政府应负责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相关事宜。青岛市生态环境局李沧分局委托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的环境资源审判咨询专家,对刘向水体排放石油造成的生态环境破坏程度和修复费用进行评估。

2019年4月17日,青岛李沧区人民政府委托青岛市生态环境局李沧分局与刘谋就本案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进行协商。由于协商不成,青岛市李沧区人民政府向法院提起诉讼。

案件审理

经审理,法院认定被告刘谋将收集到的含油废水倒入青岛一家海水淡化公司北墙外的排水沟中谋取私利,最终流入娄山河。含油废水倾倒次数多,排放量大,石油浓度超标108倍。其危害生态环境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关于被告刘提出的其他参与人应承担责任的论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三条,“法律规定连带责任的,被侵权方有权要求部分或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因此,刘不得以仍有其他连带责任人为由拒绝原告的赔偿请求,并可向本案中对生态环境损害负有连带责任的其他责任人追偿。

在此基础上,被告刘被判赔偿生态环境恢复费用,支付专家咨询评估费,案件受理费由被告刘承担。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此类案件的起诉主体是省、市、地级人民政府及其指定的有关部门和机构,或者国务院委托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所有权的部门。机关或者组织提起诉讼的,人民检察院可以支持。

检察机关支持起诉,是指人民检察院支持受害单位或者个人向人民法院起诉,参与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行为的诉讼活动。

国家、集体、社会公共利益和弱势群体的民事权利受到侵害,有上诉权的当事人因缺乏诉讼能力未提起诉讼的,检察机关可以支持被侵害的单位、集体或者个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纵观全局,李沧区政府高度重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工作,严格查处生态环境违法行为,及时追究生态损害赔偿责任。青岛检察院依法支持检察机关和青岛市中级法院法官,实现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与司法程序的有效衔接。陶俊也感受到将其称为基准的重要性:

首先,法治政府不仅是政府要按照规章制度做好工作,创造优越的商业环境和生活环境,面对公共利益受损,政府必须站出来积极维护。

其次,将生态环境损害纳入赔偿范围是一种创新。过去,在类似事件发生后,行政处罚的罚款与生态环境遭受的损失相比往往有些“轻微”,不足以支付生态恢复带来的一系列费用。在《关于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颁布之前,对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没有请求权。生态恢复的费用最终往往会变成政府的账单。政府的资金来源是税收,这基本上是转嫁给大众的成本。它变成了“企业污染、大规模受害和政府法案”。这是生态保护法治的疏忽和缺失。

青岛市首例生态损害赔偿案的判决标志着青岛市弥补了这一短板,打破了生态损害和全民共同买单的不合理局面。它将作为类似事件的警告和威慑:环境是有价值的,无论谁受到损害都将得到赔偿!

同时,这是对青岛商业环境的补充:发展不能以环境为代价。对于高技术、高增长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青岛的商业环境是“随和、高效、便捷”。然而,对于那些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落后产能来说,青岛的商业环境是“报复心强、结霜”。

此外,该案件还具有其他程序性特征,这确保了"向公众正式投诉"的公正性和公正性:

例如,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必须经过与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侵权人不达成协议或不谈判的前置程序。

此外,由于政府行政执法部门在行政执法阶段具有证据和较强的证明能力,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中,原告应对被告的环境污染、生态损害或其他依法应当承担责任的情形、生态环境损害的具体数额、所需修复费用、损害赔偿等承担相应的证明责任。,以及被告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和生态环境破坏之间的相关性。

当然,我们在关注案件的同时,也应该继续关注司法判决后的生态环境恢复。毕竟,司法审判不是最终目标。人们普遍预期受损的环境会尽快得到改变。让我们等待好消息吧!

台湾宾果下载 快乐赛车pk10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投注 北京快三

上一篇:淄博市调整服务业重点项目名单,新增17个调出7个
下一篇:太奇葩!2900万评估至58亿 艺术品产交所诈骗案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