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封面评论 | 明确“罚站罚跑不算体罚”,教育惩戒终于不绕圈子

[ 时间:2019-11-11 15:47:12 ]

-姜林

《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近日提交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进行初步审查,旨在允许教师“惩罚学生的站立和奔跑”,明确区分体罚和变相体罚。(澎湃新闻)

在过去的一两年里,“教育与纪律”似乎即将问世,但事实上人们常说它还没有问世。在这种背景下,广东通过立法完善了“受教育权和惩戒权”,明确规定“离家出走的处罚不属于体罚或变相体罚”,这可视为具有开创性。与许多地方的套路和太极相比,广东在这个问题上的直率态度、勇气和承诺无疑值得称赞。

“教育惩罚”怎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呢?最核心的问题在于法律没有给予足够的权力和手段来实施惩罚。过去,我们总是试图在不触及“体罚和变相体罚”禁区的情况下,找到一种可行的教育和惩罚方式,但实践证明,这只是“道路是不可逾越的”。例如,一些学校采取了“写自我批评信”、“寻找父母”、“静静地坐着”和“孤立”等措施。然而,对许多学生来说,这些完全是“毛毛雨”,根本不会被触动或阻止。

过去,许多地方一方面说他们将“加强教育和纪律”,另一方面坚持“不应使用或实现体罚”。这听起来可行,但事实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所谓的“体罚和变相体罚”的概念过于模糊。在某些情况下,“抄作业惩罚”和“语言课”都被归类为“变相体罚”。这只会让教师被绑在背后,处处受到指责……具体的“教育惩罚”方式是通过列举式立法给出的,区别于“体罚和变相体罚”。这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必然选择。

显然,“对站立和奔跑的惩罚”不属于“体罚或变相体罚”。这种勇气值得称赞,意义重大,但就立法细节而言,它仍略显粗糙。《条例》规定,"可以采取站立和慢跑等教育措施,以适应他们的年龄和身心健康"。如何理解所谓的“身心适应”,教师如何把握?由于所有这些原因,在立法之初应该作出完善的安排。例如,不同年龄组的学生不应被给予相应的“自由站立”长度和“自由奔跑”里程的上限。例如,应规定当学生“自立”和“自由奔跑”时,必须由管理人员观察和监控。

从一般的“体罚或变相体罚”中分离出一部分“方法”来实施教育和纪律,这可以说是大势所趋。我们需要做的不是避免这种“改变”,而是在“改变”的同时完善配套的安全机制,同时优化“惩罚”效果,同时从源头上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app 极速赛车下注 山东十一选五 11选5下注

上一篇:东珠生态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项目预中标公示的提示性公告
下一篇:习近平宣布: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运!创“新世界七大奇迹”